武汉的春暖花开 没有理由迟到科技

2020-02-07

武汉的春暖花开 没有理由迟到

  2月5日,重庆市云阳县人民医院医务人员在感染性疾病诊疗区做防护准备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摄

  在同济医院对原有病房进行布局改造的基础上,“北大医学”三家医院(北大医院、人民医院、北医三院)正式启用危重病房,只为更好救治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危重症患者。图为医生正在查看病人胸部检查报告。

  北医三院供图

  白衣战士抗疫日记

  “地面虽仍有昨日下雨的痕迹,但阳光明媚,要知道,阳光总在风雨后!”

  “举全国之力驰援武汉,武汉的春暖花开没有理由迟到。”

  “我的战友啊,你早点站起来,我希望我们还能一起并肩作战。”

  “虽然有很多困难,但有同事和同行的支持与帮助,我一定行!”

  阳光总在风雨后

  2月5日 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 晴

  周童 中核集团核工业总医院呼吸科副主任医师

  2月3日,六点不到我就醒了,也许是兴奋,也有可能是紧张,毕竟是真正意义上与病区“第一次亲密接触”。七点就要出发,早饭泡了桶方便面,没敢多喝水,怕到时憋不住。

  天色尚暗,早班的人整装待发,省里的领队顾书记特地下来叮嘱了几句,叫大家切记注意防护。医院离驻地很近,十分钟不到我们就到了指定的更衣室。把防护装备穿戴好,感觉就一个字——“闷”,身上的内衣也湿了,但最难受的是护目镜里的雾气,视物不清,我有点担心,到时候可怎么干活?

  8点前终于到了病区。我们这个病区是肾内科临时改建的,里面的医生是临时组织起来的,包含了之前的肾内科医生,还有过来支援的兄弟科室的一些医生,主持工作的是肾内科的晏主任,他们建了个群叫“呼八战队”,把我们也拉了进去,但我还是喜欢之前的群名——“八仙过海”,希望我们这批来自不同医院、不同专业的医生们能如八仙般各显神通,降病毒,除肺炎!

  病区初建才三天,但病房基本已收满,上午查房工作量很大。活动起来,护目镜反而清晰了不少,湿透的内衣也逐渐干了,我们查房也越来越顺畅。我和副主任医师周保纯分工明确,我读片,他评估氧合,当地的李医生负责记录查房信息,调整医嘱。不知不觉,已经十一点,我们也对病区患者的情况有了大致了解,同时筛选出2个重症患者,给予了积极的处理,希望能有好的预后。病患的情绪大体还是稳定的,对我们也很友好。

  短短的四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处理好医嘱,和下一班的医生交接好,我们终于可以走出病区,取下护目镜、口罩,脱下隔离服,鼻梁、面颊都是深深的压痕,摸上去有点疼,不过我们并不在乎。走出病房楼,地面虽仍有昨日下雨的痕迹,但阳光明媚,心情豁然开朗,不禁想起刚才查房时和一位患者的对话。

  “医生,我会好吗?”

  “没事的,一定会好的。要知道,阳光总在风雨后!加油!”

  孩子们叫我“袁妈妈”

  2月4日 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 晴

  袁晓宁 国家援鄂医疗队队员、北医三院感染管理科副主任、援鄂医疗队临时党支部书记

  我们这个班次在6小时内完成了24位患者收治,刷新了医疗队的诊疗纪录。

  凌晨三点交班,五点回到驻地,洗漱后直接睡下,无奈被一个关心电话吵醒,醒来再无睡意,于是赶着闭餐的点,吃了个早餐。原计划随第二队一起去接班(下午三点到九点),但新任务来了,我需要给河南省医疗队做培训。

  沟通、改进、反复练习,经过近3个小时的培训,在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工作的河南省医疗队核心人员较好地掌握了感染预防与控制技术。对于这个培训结果,我很开心。与此同时,我也一直在惦记着已经进入到隔离病房工作的第二队队员们,不知道怎么样了?

  晚饭后院长们又来开了个会,沟通了工作细节、了解了队员们的健康状况。晚上11点,总算迎回了结束工作的第二批队员,看着大家都情绪饱满,健康快乐,我的心总算放下来了。副院长沈宁说我是操心的命,可是如果不能看着大家好好地进去好好地出来,我哪里对得住孩子们叫我“袁妈妈”?

  我坚信,国家举全国之力驰援武汉,武汉的春暖花开没有理由迟到。

  疫情你快点走,让我们各回各家!

  2月5日 武汉金银潭医院临时ICU病房 晴

  李湘湘 国家医疗队队员、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师

  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我来金银潭医院都10天了。夜班的时候,我们又新收治了一位82岁的老爷爷。他情况特别差,刚到病房就发生了心脏骤停,马上得实施心肺复苏。给病人做手臂心脏按压时,防护服里身体一直流汗,像下雨,但又没办法用手擦汗,那种感受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一班,工作到最后几小时,我全身都是湿漉漉的,身体发冷。我真的好担心自己,还没被感染就先感冒了。我默默祈祷,我这1.58米、95斤体重的身子,能扛到战役胜利的那一天!

  在这里,也有倒下的战友。比如我负责的一位病人,就是一位介入科医生,他在给病人做介入时不幸被传染。治疗中,他因无法好好进食,也不能下床大小便,所以都需要我们帮忙。每次我给他喂食物,或清理排泄物后,他都会很不好意思地说上一句“谢谢,对不起”。这让我听着特别心疼和心酸。我默默祈祷,我的战友啊,你早点站起来,我希望我们还能一起并肩作战。

  想到这里,我突然好想家,好想热热闹闹的大长沙。疫情啊,你快点走,让我们所有人都能开开心心地各回各家!

  齐心协力完成孝感首例ECMO治疗

  2月5日 孝感市中心医院东南院区 多云

  刘景伦 重医附一院重症医学科副教授

  一线的工作是忙碌而紧张的!睡梦中被叫醒两次,早上6点,再次被叫醒,患者氧合出现突然下降,并出现二氧化碳潴留,患者必须进行ECMO(体外膜肺氧合)支持了,我立即起身前往医院。

  和中心医院刘院长沟通才得知,该院虽有ECMO设备,但从未独自进行过ECMO支持治疗,现在不可能将患者转院到武汉,他们希望我带领该院医护对患者进行ECMO支持救治。

  6:30我到达医院,确认了情况后立即与该院ECMO团队制定详细预案。术前通过床旁重症超声对患者血流动力学有了清楚的掌握,对血管状态进行了扫查,感觉更有信心了。

  11:30,患者情况进一步恶化,遂决定由我带领中心医院血管外科周主任和另外两名医生进行ECMO置入支持。

  12:15左右,ECMO支持顺利完成,患者氧饱和度瞬间升至100%,生命体征稳定,ECMO运行良好!

  从ICU出来已经13:30了,脱防护服时发现里面穿的洗手衣全打湿了,防护眼罩雾气凝结成水聚在眼罩下方。

  张丹主任将我们重医附一院的ECMO救治经验的记录表单、经验总结和学习资料发给我,我立刻与中心医院何主任商量培训建设中心医院ECMO团队事宜。

  让我感激的是,在此期间,我就具体问题向西南医院、武汉协和医院、南京中大医院等医院的医生请教,他们都无私地进行了解答和指导,让我顺利完成了这次救治。

  我院许平书记几次打来电话关心我,并告诉我医院将利用远程会诊平台,动用重医附一院所有ECMO专家力量对我提供技术支持!重庆援鄂医疗队副队长卫健委潘主任告诉我,重庆医疗队将调派危重症副主任医师姚伟和护士钟林桂来支援。

  感觉压力一下子被分担了,想哭!虽然有很多困难,但有同事和同行的支持与帮助,我一定行!

(责编:赵竹青、吕骞)

1
3